北晚新視覺 > 新聞 > 文化

跨越國界的情誼:印度詩人泰戈爾和徐志摩如何譜寫出一段文壇佳話?

2019-11-23 14:17 編輯:TF003 來源:北京晚報

印度詩人、文學家泰戈爾一生中曾多次訪華,他不僅與中國有不解之緣,更與詩人徐志摩一見如故,二人結下深厚情誼的同時,譜寫出一段文壇佳話。

作者 趙鳳貞


泰戈爾(中)右為徐志摩,左為林徽因 新華社圖

1924年泰戈爾初次訪華,在一個多月的行程中,徐志摩不僅全程陪同翻譯,更在泰戈爾取道日本回國時一路相送至東瀛。泰戈爾回國后,兩人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徐志摩更是對這位如兄如父的忘年之交念念不忘,當他再次游歷歐洲時,還特意轉道去往印度,為泰戈爾慶祝七十大壽,并約定十年后再來為他慶祝。

1929年,泰戈爾再度來華,專程到徐志摩家做客。為了招待這位貴客,徐志摩頗費心思,他精心布置了一個印度風格的房間,打算留給泰戈爾居住。但泰戈爾卻對徐志摩和陸小曼那充滿中國風情的臥室情有獨鐘:“我愛這饒有東方風味、古色古香的房間,讓我睡在這一間吧!”

就這樣,泰戈爾在徐志摩家住下,他們徹夜長談,談文學、談詩歌、談生活。徐志摩親切地稱泰戈爾為“老戈爹”,泰戈爾也把徐志摩夫婦當成自己的親人,每次有印度朋友邀請他吃飯,他都要徐志摩和陸小曼同去,并熱情地向主人介紹:“這是我的兒子和兒媳。”

泰戈爾回國前,送給徐志摩兩件墨寶:一是用中國毛筆畫的自畫像,二是用孟加拉文寫成的一首小詩。他也給陸小曼留下了禮物:一件紫紅色的印度長袍,一只用金絲和頭發絞成的發鐲,一張精美的包書紙和一塊印度風格的頭巾。泰戈爾傷感地對徐志摩夫婦說:“我老了,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到中國來了,這些禮物就留給你們作紀念吧。”

這次分別,即是永別。1941年,八十一歲的泰戈爾已不能提筆寫字,他在病床上口授留下這樣的詩句:“有一次我去中國,我取得了一個中國名字,穿上中國衣服,在我心中我就曉得,在哪里我找到了朋友,我就在哪里重生。他帶來了生命的奇妙,在異鄉開著不知名花朵……”只是他不知道,那時他的“中國兒子”徐志摩因飛機失事,離開人世已近十個年頭了。

1949年,泰戈爾的孫子在北京大學研究中文,他打聽到陸小曼的住址后,給她寫了一封信,希望陸小曼能給他幾本徐志摩的詩和散文,他們的圖書館準備將其翻譯成印度文。不巧的是當時陸小曼病重,一直到1950年才看到這封信,再聯系時奈何已晚。陸小曼曾想方設法四下尋找,依舊無果。

我們在遺憾之余,卻也真切地感受到這跨越國界的情誼,早已將兩個家庭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不,不單單是兩個家庭,還有兩個國家、兩種文化,甚至更多……

(原標題:跨越國界的情誼)

來源 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 TF003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刘伯温心水论坛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