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書鄉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叢書

2019-11-22 13:20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今年是作家周克芹創作的長篇小說《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問世四十周年。1979年,《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刊載于《內江三十年文學作品選》(《沱江文藝特刊》),后發表在《紅巖》1979年第2期。1982年,《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榮獲第一屆茅盾文學獎,并被全國中學生評為“我最喜愛的十本書”之一。2019年,《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叢書。

▌作者 楊慶華


“在冬季里,偏僻的葫蘆壩上的莊稼人,當黎明還沒有到來的時候,一天的日子就開始了。”

1978年10月,周克芹提筆寫下《許茂和他的女兒們》第一章《霧茫茫》開頭的第一句話。小說的背景是1975年冬天,從顏少春的工作組進入葫蘆壩到離開葫蘆壩二十多天內的四川農村生活。工作組長顏少春不是小說的主角,許茂老漢也不是最中心人物。小說的最中心人物是四姑娘許秀云。許秀云也是小說中寫得最成功的。

那天晚上回到屋里,她便開始避開老子和九妹的眼睛,撕了一件從前姑娘時代穿過,至今壓在箱底的襯衣,開始為小長秀縫棉衣。一連幾天夜里,都是等九姑娘睡熟以后,她才動手縫,一盞孤燈,一根針線,一邊縫,一邊想著長秀,想著自己,想著現在,想著未來。有多少回,無邊的遐想被她自己有意地涂上一點美麗的顏色,有多少回,淚水模糊了眼睛,針尖刺紅了手指。這千針萬線真真織進了她的辛酸,織進了她的幻想,織進了她的眼淚。(摘自第二章《未圓的月亮》)

周克芹在《<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創作之初》一文里這樣描述他寫四姑娘許秀云的心情:“我以發自肺腑的熱愛之情,噙著眼淚寫四姑娘。我把自己自懂事以來的二十余年艱苦歲月的磨練所積累起來的感情,二十余年從勞動人民——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們身上感受到的美,大部傾注給了四姑娘這一藝術形象。”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全書只有22萬字,它和同獲第一屆茅盾文學獎的《芙蓉鎮》(古華著,17萬字)是歷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中兩部篇幅最短的長篇小說。這兩部小說都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不斷地重印,感染了一代又一代讀者。尤其是《許茂和他的女兒們》,1981年被北京電影制片廠(以下簡稱“北影廠”)和八一電影制片廠(以下簡稱“八一廠”)同時改編拍攝成電影。這樣的題材“撞車”現象在新中國電影史上是第一次,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一次。

在文化生活相對匱乏,電影依然是人們主要娛樂方式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兩個“許茂”同時出現在電影院里,無疑對小說原著的傳播起了相當大的作用。當時的情況是,兩個電影廠同時看上了“許茂”,各自組成非常強大的創作陣容,將“許茂”作為重點片拍攝。北影廠由王炎擔任編導,李緯飾演許茂,張金玲飾演三姑娘,李秀明飾演四姑娘,劉曉慶飾演七姑娘,李鳳緒飾演九姑娘,楊在葆飾演金東水,張連文飾演鄭百如,盧桂蘭飾演顏少春,管宗祥飾演龍慶。八一廠由周克芹和肖穆共同編劇,李俊執導。賈六飾演許茂,斯琴高娃飾演三姑娘,王馥荔飾演四姑娘,周宏飾演七姑娘,趙娜飾演九姑娘,田華飾演顏少春,馮恩鶴飾演金東水,徐光明飾演鄭百如。村里飾演龍慶。兩個電影廠打擂臺,結果是打出兩部電影精品。兩個“許茂”,各有千秋。北影廠的“許茂”以四姑娘為中心結構劇本,展現在那樣一個年代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影片結尾,四姑娘給顏少春送行,顏少春問道:“這葫蘆壩的春天,一定很美吧?”四姑娘點點頭:“是的,是很美。”顏少春:“春天我一定來,回去吧。”四姑娘看著顏少春遠去的背影,放開眼界望去,斜坡上河邊上土坎上小水溝里,到處開滿了花。

八一廠版的“許茂”以許茂為中心線索展開情節,更多表現對一種反思。導演李俊對周克芹和肖穆合作的電影劇本做了大的修改,四姑娘的戲份被削弱了,重點刻畫了許茂。比較兩個版本的“許茂”,筆者認為北影版的“許茂”更符合原著的精神,更值得稱道。演員李秀明憑借北影版的“許茂”獲得第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第5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獎。1981年,兩個版本的“許茂”相繼上映,讓觀眾大飽眼福。

那個年代的讀者和觀眾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許茂和他的女兒們》。要么看過小說,要么看過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要么看過報紙的宣傳。作家阿來那時候還是一個無名業余作者,沒有看過小說《許茂和他的女兒們》,但看過小說改編的電影,知道周克芹的名字。2010年,周克芹逝世20周年,阿來寫文章追憶周克芹。他在文章中這樣寫道:“這個逝于盛年的人,我并不常常想起他。想起他時,曾經想也要像他一樣對待和幫助后進的作家,一起談談文學,感到無話可說的時候,就一起把臉藏在煙霧后面。但我承認,我沒有做到。書中遇到的不算,克芹老師是我青年時代唯一遭逢的著名作家。但我去看他,只是要談談小說。他幫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而我從來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他替我寫了序,我也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

周克芹幫助作家阿來,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1990年春節前夕,周克芹出任四川《現代作家》雜志社主編。曾和周克芹共事的作家鄧儀中回憶:“已是重病前夕,他在一次與阿來閑談之后對我說,一定要下決心把阿來調來,并且還專門記一則日記備忘:‘今日中午阿來前來,談了很久……要把他調到編輯部來。’”

1990年8月5日,周克芹病逝,終年53歲。周克芹從出任《現代作家》雜志社主編到病逝只有半年,卻和編輯部全體同志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周克芹去世后,《現代作家》雜志社以編輯部全體同志的名義寫了一篇長文《懷念克芹》,表達他們無盡的傷感和思念:“當他見了年輕編輯領取月薪,手捏著明顯菲薄的一沓鈔票時,他要過工資單逐項細細過目,然后抬起雙眼說:‘對不起了,工作和報酬不相稱呵,實在對不起了。’年輕編輯能不酸楚而又欣慰嗎?惡語傷人三伏寒,良言一句數九暖呵!而且克芹,怎么也輪不上你來說對不起呵,更而且,須知你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都過了幾個年頭時,也不過是一個月薪幾十元的名作家。克芹,我們對你的感激,是骨鯁在喉,卻永遠無法還愿的感激。”

2019年,《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叢書。《許茂和他的女兒們》能夠入選,在于它向讀者傳送著向上的力量,引導讀者憧憬美好的未來。

“星空燦爛,柳溪河在一旁閃閃發光。黑沉沉的田野上,一條白晃晃的大路伸向遠方。飽含著蠶豆花香的夜風,呼呼吹來,依然令人感到寒冷,但又有一點春天的味道,使人確實能夠聞到一股清新的躍躍欲試的春的氣息。她們肩挨肩地默默地走著,各自都在心里想象著春天將是一個什么樣子。(《許茂和他的女兒們》第十章:《長相思》)

 

來源:北京晚報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刘伯温心水论坛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