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書鄉

拼圖中的晚清上海 哪些是上海“西洋景”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2019-12-06 07:30 編輯:TF003 來源:北京晚報

一個月前,我去上海出差。虹橋落地,浦東走訪,徐匯暫住,我在暌違8年后再次領略“魔都”的繁華,竟然有些難以認出它來。時間在這里仿佛格外快了些。當我有了些自己的時間,去山陰路的弄堂深處探訪魯迅故居,到武康路的花園洋房間走走看看,才終于找到了一些老上海和新上海之間的聯結。

作者 趙雅嬌


《晚清上海片影》
夏曉虹
北京大學出版社

長期從事近代文學與文化研究的夏曉虹老師比我走得更遠也更深,她回到的是晚清上海的現場。晚清上海成為她的關注對象,幾乎可以說是必然。自1842年開埠以后,有“十里洋場”之稱的上海租界,“在以其殖民地形態成為中國恥辱的標記的同時,也因快速崛起的畸形繁榮為世人矚目,從而理所當然地具有了中國早期現代化橋頭堡的歷史地位”。晚清上海,成為近代史研究繞不過去的一環。

夏曉虹長期生活在北京,上海對于她和大多數讀者而言都稍有陌生;而由于時間的流逝,即使能在如今的上海找到歷史的痕跡,晚清上海對于我們而言同樣也不免陌生。空間和時間把我們推遠了,想要重回當時的歷史現場并非易事。

作者選擇了傳統而有效的“格物致知”的方式。一幅幅翻閱《點石齋畫報》的繪圖讓她能夠較為形象地看到當時的場景,幾乎窮盡式地遍覽《申報》記者的報道,又補足了畫面難以囊括的細節,輔之以各個具體時間段的上海旅游指南,她得以描繪過山車雛形“飛龍島自行車”的一時興起,重現車利尼馬戲班的備受熱捧,勾勒文明結婚新禮式的變遷。在重現晚清上海市民生活空間的基礎上,她又通過查閱各種其他報刊、書信、著述、歌集、繪本,爬梳秋瑾祖父遺聞,追蹤身在海外的黃遵憲與滬上文人間的聯結,鉤沉吳趼人與梁啟超的關系,由此將觸角延伸到晚清上海知識分子的人文空間。

通過翻閱大量的史料,作者擷取不同文本中關于同一事物的描述,相互勾連佐證,以類似于拼圖的方式,辨認打撈被時間塵沙掩蓋的每一細節,進而重構起那個遙遠而陌生的社會場景。不過,這種各篇分散的話題,同樣也如一片片拼圖,只能鉤稽與呈現出晚清上海的片斷影像。作者將書名由起初擬想的“晚清上海的文化空間”更名為“晚清上海片影”,正是著眼于此。

資料的準備并不輕松,但作者并無意把這種辛苦帶到寫作中來。既是從各類有趣的角度展示與演繹作者所理解的晚清上海,行文的輕松散漫成為夏曉虹的自覺選擇。也正因為如此,這本書成為了大眾皆可閱讀的文化讀物,為我們提供了一種返回歷史現場的便捷通道。同時,這種時而出入今昔的漫話方式,也給與了作者表達自我觀點的方便。

既然是作為“中國早期現代化橋頭堡”進入作者的研究視野,上海的“新”和“變”自然是作者論述的重點。每年固定舉行的跑馬賽事、全國獨此一家的意大利馬戲團表演、上海道臺蔡鈞舉辦的交誼舞會,都是晚清上海“西洋景”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作者敏銳地意識到,人“以上海為天堂”,多是因為這里是可以獵奇嘗新的游樂首選地,而非看到了其中隱含著的現代化元素。比如,簡易版過山車進入上海后,國人常常不入場而安于觀望,大概還是因為不解其中的科學原理而心生疑慮;而救火工具西方水龍的備受關注竟然與滅火毫無關系,而是仰仗于每年夏秋間舉行的“水龍會”——一種以水龍為主角,輔之以彩燈和焰火的狂歡活動。這種忽視或是倒置,正好顯示出西方文化與科技進入中國的別樣途徑。但即使如此,無論是物質層面還是精神層面的西方文化,正是經由上海一隅,源源不斷地輸入中國,為一般社會所認知與接受。

作為晚清上海的特色之一,當時大量外國人涌入上海及其周邊,他們也紛紛加入到描繪上海的行列中,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記錄流布。復旦大學王啟元博士講:“此類記載體現出來的異域視角和好奇心,是本土記載所少見的。”在這樣的視角之下,近代上海所凸顯的,是洋風洋俗表象之下依然保留著明清江南的本土特色。

比如,同為記述靜安寺。20世紀初,英國人葛駱寫下《環滬漫記》。他曾游逛靜安寺附近的集市,木制品、竹制品等傳統貨物仍是主流,小吃多是油條、煎餅、粢飯團等,有著鮮明的江南本地特色。倒是算命先生與時俱進,用西洋鏡和留聲機招徠顧客。但“算命先生”本身,就是某種傳統而神秘的鄉土文化的表征。

作為本土文人的代表,葛元煦“思此邦自互市以來,繁華景象日盛一日”,在1880年代寫下上海第一部導游類著作《滬游雜記》。夏曉虹摘引了其中關于靜安寺的描述。當時,新式交通工具馬車的出現喚醒了靜安寺的復興,“地本僻靜,互市后馬車盛行,游人始駐足焉。”十年之后,清代文學家袁枚之孫袁祖志修訂《滬游雜記》時說,靜安寺此時已是游人如織,市集上的物品也從單一的“農具”變為“百貨”,這里因偏僻而冷清的歷史徹底改寫。

在本土文人的滬游指南中,我們目睹著上海這座新興都市的日新月異、欣欣向榮,但夏曉虹提示我們,總有些事實甚至是基本狀況被遮蔽或視而不見。這時,也許就需要一些“他者”的視角,他們同樣會提供一個城市成長史中大量豐富且難得的細節。在本土筆墨與外來視角的充分互證下,我們能夠收集到的拼圖板塊也會越來越多,那個略顯遙遠卻又讓人心動的晚清上海,面貌會更加生動和清晰。

(原標題:拼圖中的晚清上海)

來源 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 TF003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刘伯温心水论坛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