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人文

《平凡的世界》里的“外星人”有何寓意?路遙身上也有時代的影子

2019-12-06 01:10 編輯:TF010 來源:北京晚報

路遙《平凡的世界》堪稱中國當代文學史上最經典的現實主義小說之一,解讀、研究它的文章可謂汗牛充棟,但其中有個別細節卻沒引起足夠的重視,細細品讀,會發現其中的奇特之處。比如,小說中出現過一段外星人的故事,當它被翻拍成電視劇后,也一度引起觀眾嘩然。

作者:黃西蒙


在《平凡的世界》第三部第36章中,孫少平因過度思念曉霞,竟然出現了幻覺:“他漸漸看清,橙光中有個像圓盤一樣的物體,外表呈金屬質灰色,周圍有些舷窗,被一排固定不變的橙色光照亮;下端尚有三四個黃燈。圓盤直徑有十米左右,上半部向上凸起,下半部則比較扁平。”

接下來,便是孫少平偶遇“外星人”的奇怪橋段,甚至還出現了“這個人突然開口說話了,而且是一口標準的北京普通話”這樣的內容。孫少平與“外星人”的對話,也是在討論什么地球文明、外星文明的事情,甚至路遙還借“外星人”之口這樣說:“你可能不知道,美國一位專門研究超自然現象的專家賴特·史德加博士,就寫過一本《奇異的失蹤》的書,收集了不少集體失蹤事件,所牽涉的人數,由最少十二人到最多四千人……”

我查找了許多資料,始終沒找到這位“賴特·史德加”是何許人也,即便考慮到翻譯方法的變化因素,也找不到這個美國作家的任何信息。考慮到過去不少“外國××專家說××”都屬于國人臆造的假材料,所謂的“研究”也屬于偽科學,不排除路遙從某些雜志文章上看到了這個細節,然后便拿來使用的可能性。

到了這段情節最后,還是回到了思念曉霞的層面:“假如他真的經歷了所謂的‘第三類接觸’,那么他就又一次看見了曉霞,和她重逢了。這已使他感情上獲得了很大的安慰。即便是個夢,也很好。能在夢中和親愛的人相逢,也是幸運的;他早就盼望能做這樣的夢。”

路遙為什么要在一部現實主義風格的小說里,加入這種腦洞大開的奇特情節?這就如同一個整天滿嘴陜北話的農民,突然說出幾句英語一樣,讓人摸不到頭腦。以路遙對待寫作的嚴肅與謹慎態度來說,如果他不認為這個情節是合理的,應該不會寫進去。在此后的修訂中,路遙也絲毫沒有撤下它的意圖,以至于電視劇《平凡的世界》拍攝者也只能原封不動地保留了這段情節。

要解釋這個問題,還要回到上世紀80年代的文化圖景中去。對當時的讀書人而言,外星人恐怕并不只是茶余飯后獵奇的對象,而是象征著科學與現代化的某種特殊表達。改革開放初期,“科學的春天”在全國遍地開花,一部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都能席卷大江南北,讓無數知識分子喟然慨嘆。與此同時,一些傳播神秘的“未知科學”的讀物,也在民間廣泛傳播,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飛碟探索》雜志。

很難想象,如今已經停刊的《飛碟探索》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享有盛名——這是一份存在于1981年至2018年間的“神秘科學”雜志,專注于各種未解之謎尤其是外星人的“研究”,對刺激讀者想象力大有裨益,但也因部分內容缺乏實證而被人詬病為“偽科學”。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路遙讀過這本雜志,但它引起的全民熱議UFO、關心外星人故事的熱潮,卻通過大眾傳媒方式,在不同程度上刺激著讀書人的腦洞。路遙能寫出外星人的情節,可見他確實接觸過相關信息。

從某種意義上講,在不少讀書人眼中,“外星人=未來科學=發達文明=現代化=城市化”形成了一個想象的邏輯閉環,尤其是對當時視野不開闊、科學素養有限的農村作家而言,想象外星人就意味著對科學與現代化的追求。哪怕它是非常粗糙的,甚至是荒誕不經的,但在當時近乎狂熱的文化熱潮中,它不會給人突兀之感。很多在今天看來經不起推敲的著作、學說,在當時都一度甚囂塵上,尤其是那些宏大的概念與理論,格外容易受到知識分子的追求。

對一個長期被文化壓抑的群體來說,嚴重的知識饑渴癥,在很多年輕人身上都有體現。人們太渴望以最短的時間、最快的速度,來彌補失去的歲月。因此,很多似乎可以囊括一切的概念,可以助人指點江山的思想,都成為當時的“文化快餐”。比如一度大名鼎鼎的“老三論”(系統論、控制論、信息論),成為知識界熱衷翻譯、評論的對象,翻看當時的期刊,甚至有文學評論家拿這些理論套用在小說解讀上。盡管這類理論有不少都是西方學術界“玩剩下的”,根本不是什么前沿思想,但還是被國人囫圇吞棗般地吞下。

這種熾烈的狀態維持了整整十年,到了路遙在上世紀80年代末創作《平凡的世界》時,知識界對未知科學與宏大理論的狂熱狀態達到了巔峰,盡管他當時身處陜西一隅,也并非完全與世隔絕。通過報紙、雜志、廣播,路遙對遙遠的未知世界充滿了興趣,如同高加林、孫少平他們渴望走出農村一樣。但未知的世界也充滿著神秘感,路遙只能通過想象“科學”與“未來”,來完成自己知識結構的完善。

如果從專業學習的角度看,在信息匱乏的年代,這種認知難免是局限的,是不準確的,但當路遙下意識地將這種理念融入《平凡的世界》中時,就會出現“想象外星人”的奇特情節。實際上,這反映出當時的讀書人對世界認知的局限性,但它作為一種文化征候,折射的是一個特殊時段的文化圖景的真實狀況。

 

 

來源:北京晚報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刘伯温心水论坛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