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紀錄

“城市副中心史話”:因這兩點,讓通州在元代就成北京“城市副中心”

2020-01-14 06:00 編輯:TF020 來源:北京晚報

今年1月11日,是北京市級機關搬入城市副中心一周年的日子。北京城市副中心迎來了全新的發展階段。其實,城市副中心所在的通州,在北京城的建設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從遼金時期開始,很多運送至北京城的建筑材料和生活物資,都是從通州轉運進京。如今,通州留下了諸多當年的繁華印記,有歷經千年的燃燈佛舍利塔,有“向背兩水流洋洋”的大光樓等歷史建筑。除此之外,還有眾多非物質文化遺產,訴說著當年鮮活的細節。

從本期開始,“五色土”開設“城市副中心史話”欄目,向讀者系統介紹城市副中心悠久的文化和歷史。

從2017年底開始,北京市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協四大班子陸續遷至通州區,通州作為北京城市副中心成為現實。北京城市副中心為什么會選址通州?這是由通州的區位優勢所決定的。

其實,在歷史上,通州一直就有著“副中心”的優勢,它是北京城的重要依托。通州離不開北京,北京也離不開通州。只不過,通州的這種區位優勢,在不同時期有不同表現。通州從最初的軍事橋頭堡,不斷發展為交通樞紐,甚至一度成為北京城的經濟命脈。

公元前222年,秦國滅燕后,在東北方設置了漁陽、右北平、遼西等郡,并且修建了從薊州到遼西襄平的薊襄馳道,這條馳道就路過通州境內。西漢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在此地設置“路縣”。路縣之名,源于“薊城東首要驛路為名”。這是通州獨立建制之始,縣名以“路”,明確地說明了路縣作為交通樞紐的地位。

東漢時,路縣改稱潞縣。曹操在此毗鄰地區挖掘平虜渠、泉州渠,水運比重開始增加,此時的古河流——潞河(潮、白二河流經潞縣因以名潞河)就被用作漕運,這是通州后來成為北京城重要漕運碼頭的發端。

南北朝北齊時,潞縣的縣城遷到潞河西畔(今通州區新華大街),都是這里水運發展的證明。隋代,隋煬帝開挖隋唐大運河永濟渠河段。五代十國時期,后唐皇帝趙德鈞開挖“東南河”,都是利用了通州在漕運中的優勢。

延至宋遼時期,雙方在北京一帶對峙,遼占據北京并將其升為陪都南京,北京地區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地位驟然提升。當時,從遼陽府(遼寧遼陽)籌措的大批糧食物資,經遼陽一直經水路到天津,再通過潞水到達張家灣,然后通過蕭太后河一路向西,運送至遼宋對峙的前沿重鎮——南京城(北京)。

金國滅亡遼國,占領了遼南京后,又以此為根據地南下滅亡北宋。金海陵王貞元元年(1153),在北京設金中都大興府。為了建造金中都,各種物資都需要通過潞水向燕京運送,鑒于潞縣的物資轉運樞紐地位,遂升潞縣為通州,取“漕運通濟”之義,“通州”之名始于此時。

元、明、清時期,北京作為都城,通州的作用更為重要。元代,隨著京杭大運河的開通,從運河運送而來的物資,都在通州聚集,再通過通惠河直達什剎海,通州與北京城水脈相連。此時的通州,不僅是運河北端的重要碼頭,還是北京城的經濟命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在事實上已成為北京的“城市副中心”。

與此相應的,通州成為北京城東面最為重要的門戶。當來自各地的漕船駛入通州,遠遠地看到北運河邊的燃燈塔,他們就知道京城到了:“一支塔影認通州”,它認的不只是通州,更是京城。

清光緒二十七年(1901),因北運河上游水源保障困難,運河維護費用劇增,加之天津至北京的鐵路建成通車,光緒皇帝下令“停漕改折”,通州的地位一落千丈。

很多人會問,通州作為交通樞紐,除了漕運,不是還有陸運嗎?何以漕運碼頭地位一失,通州連陸運的優勢也幾乎一起失去了呢?原因是歷經元明清三朝,北京周邊的很多湖沼變成糧田,北京的陸路交通也有了更多選擇的可能,通州在陸路交通上雖有優勢,但已不是必須選擇的樞紐了。

民國元年(1912)通州降為通縣,民國十七年(1928)廢京兆,通縣改屬河北省。新中國成立尤其是改革開放后,隨著北京的政治經濟發展,通州京畿重鎮的地位又開始逐步恢復。2012年北京首次正式提出將通州打造為“城市副中心”,自古就有“一京二衛三通州”之譽的通州,至此又恢復了歷史地位,再次迎來發展的黃金時期。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劉福田

流程編輯:TF020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刘伯温心水论坛一码